阿弥陀经全文网

您的位置:首页 > 佛学新闻

一个母亲的尊严

发布时间:2019-11-15 10:52:22编辑:阅读次数:

  田洁中年丧夫,一个人带着儿子张旭生活。张旭上初中了,花费也越来越大。为了儿子,她算豁出去了,从以前的在舞厅伴舞发展到了“接客”。成了一个地地道道的“野鸡”。可她已年近不惑,早过了吃青春饭的年龄,收入非常有限。

\

  今天是张旭17岁生日,儿子很懂事,边吃早餐边对田洁说:“妈妈,家里没有钱,就不要特意为我张罗生日了,你这些日子老是夜晚加班,别太累了。”田洁一直瞒着儿子,说自己在外面给人打零工。她真不敢想象,儿子若是知道她是靠肉体来挣钱,将会怎样?  儿子上学去了,田洁将自己所有的钱都掏了出来,点了点,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。她曾对儿子许诺过,要在他生日这天,给他买一个电子辞典作为生日礼物。儿子班上的同学几乎都有了这种辞典。可眼下就是买最便宜的,还差一百多元钱。她泪丧地摇了摇头,拨通了老秋的电话号码。老秋是一家个体旅店的老板,常为她拉皮条。她告诉老秋她急等钱用,让他无论如何为她多联系几个“生意”。放下电话,她就开始浓装艳抹地打扮起来。尽管天气已经转凉,她还是穿得非常“薄、露、透”。一出家门,冻得直打哆嗦。老秋的旅店离她家很远,她便叫了辆出租车,钻了进去。  一上车,田洁就不停地打量着司机。他也就40多岁吧,穿得挺好,像个有钱的主儿,于是她心里就琢磨开了。车子开到了地方,司机把车停了下来,身子朝她这面侧了一下,等着她交钱。田洁坐着没动。那司机提醒道:“到地方了,请您交钱下车。”田洁轻柔地一笑,故意往他面前靠了靠,一抬手,捻住了司机的一只耳朵,轻佻地说:“我没钱,除了钱,你要什么都行。”说着,便开始解那本来就不怎么多的扣子。田洁的这一举动,惹怒了这位司机,他气愤地吼道:“不要脸,滚,快滚!”然后一把将她推下了车。司机用力太猛,田洁猝然跌倒在车门边。  没等田洁爬起来,有人向这边跑来。她抬头一看,正是她的儿子张旭,和他在一起的还有他的几个同学。她猛然想起,儿子说过,今天学校组织参观离这儿不远的科技馆。可没想到偏偏这时候碰上了他。张旭扶起妈妈,疑惑地问:“妈,你怎么了,是谁欺负你了?”田洁看了看自己不整的衣服,又瞅了瞅围过来的几个张旭的同学,往车里一指,一脸尴尬地说:“他非礼我!”张旭一听,一个箭步冲进车里,一把揪住这司机,举拳就要打,可拳头举在半空中,他停住了,嘴里吃惊地叫道:“李伯伯,咋会是你?”这司机是他最要好的同学李金龙的父亲李友,张旭常到他家里去。此时,李金龙正在他身后,他一看自己的爸爸竟做出这么下流的事,气坏了,脸色涨红说道:“你真丢人,不配做我的爸爸!”一转身,头也不回地跑了……  田洁见那司机脸色铁青,正凶狠狠地瞪着她,生怕他说出难听的话,慌忙摸出一张50元的票子,往车里一扔,小声说道:“不用找了。”扭头就想走。可司机将钱从车窗里扔了出来,愤愤地说道:“你好自为之!”一踩油门,汽车飞奔而去。  田洁长舒一口气,一摸脑门,全是冷汗。这时,和张旭一起的几个同学都纷纷指责李友,七嘴八舌地告诫张旭以后不要和李金龙好了,有这样的父亲太丢脸。张旭安慰了她几句,便和同学一起走了。田洁呆呆地望着他们远去的身影,站了好久好久,才回家。  田洁再也不想这样人不人鬼不鬼地活着了。她找了个洗车的活儿,规规矩矩地开始靠劳动挣钱了。闲暇时,她总爱有意无意地向儿子打听李金龙和他父亲的情况。一开始,张旭告诉她,因为李金龙的父亲不正经,他和同学们都不搭理他了。过了些日子,张旭又回来说,李金龙的父亲为他转了学,他到别的学校念书去了。每每听到这些,田洁心里就有一种说不出的愧疚。  这天,一辆出租车开进了洗车中心,田洁迎上前去。车上下来的司机竟是李友!田洁一愣,李友也认出了她,一皱眉。田洁吓得一哆嗦,忐忑不安地擦着车,不敢抬头看李友一眼。车子也擦得特别用心,每一个缝隙、死角她都抠得干干净净。这一辆车,她整整用了擦两辆车的时间。擦完后,她小心地退到了一边。李友走到她面前,递过5元擦车钱,田洁忙连连摆手,不肯收他的钱。李友叹了口气,转身从自己车里取出一盘录音带递给了田洁说:“这是那天你在我车上的录音,现在还给你吧!”田洁接过录音带,吃惊地问道:“那天你录了音?”李友苦笑了一下,告诉田洁,他们这些开出租车的,常遇上被“野鸡”敲诈的事。所以他们都事先准备好录音带,一撞上这种人,就悄悄打开录音机,以免惹上一身骚。  听李友讲完,田洁不由得感到后怕,若是当时这盘录音带让儿子和他的同学听到了,她哪里还有脸见人。她顿时心生感激,又不解地问道:“那当时你为什么不放这盘录音带,竟让你的儿子误会了你?”李友盯着她看了片刻,才一字一句地说道:“为了一个母亲的尊严!”他停顿了片刻,又表情难过地说:“可我却失去了一个父亲的尊严!”他摸出一支烟点上,狠狠地吸了两口,又接着说道:“我所以这样做,是因为我儿子还有一个他为之骄傲的母亲。如果张旭知道了这一切,在他心里就什么都没有了,我可怜这孩子!但让我高兴的是今天能在这里看到你,我受的冤枉还是值得!”说完,他一笑,开车走了!  田洁目送着车子渐渐远去,泪水涌出了眼眶,她在心里默默祝福:“好人,一生平安!”

\

本文链接:一个母亲的尊严

上一篇:一个吃素的皇帝

下一篇:一个普通的孩童竟是普贤菩萨化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