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弥陀经全文网

您的位置:首页 > 佛学新闻

一个灵物

发布时间:2019-11-15 10:54:59编辑:阅读次数:
一个灵物

  一个灵物

  心剑消失了,有人说,风和她前生就注定有这么一段缘。有人说,心剑是天上的星宿。也有人说,心剑是来考验人间的爱情的,它对人间的爱很失望,所以走了,但由于她的以死相殉,心剑认为人间还有一丝真爱存在,所以剑鞘留了下来。众说纷纭。但不管怎么说,心剑是一个灵物,从它在风的爱情变故中的几次颜色变化就可以看出。它最后还是消失了,但我想它还会回来的,也许,有一天,你就会碰上它。

  如果爱情有起点,那么站在起点的就是我们俩个;如果爱情有尽头,那么最后守在尽头的就会是我。当那把剑在你的心中失去光泽的时候,就是我们的爱情走到尽头的时候,也是心剑消失的时候,我也会在那爱的尽头而逝

 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,发生在南方某一大学校园。

  一、

  他又一次来到了心语网吧,又一次来到那台只属于他的电脑前。他没有立刻开机而是习惯的向对面看了一眼,对面坐着的是一个穿着白色休闲服的女孩儿,头发随意的向后一扎,不施粉黛,给人一种清纯的感觉。他轻轻的摇摇头,收回那有些出神的目光。他已经注意她很长时间了,却对她一无所知,虽然他可以问别人有关于她的一切,可他没有这么做,他不想让别人介入,再让别人去任意想像。

  他因为她而上网,因为她而来心语。

  他再一次鼓了鼓勇气,慢慢地沿着过道走过去,到了女孩身后,他故意放慢了脚步,稍稍停留了一下。女孩似乎感觉到身后有人,回头看了一眼,看到他呆呆的站在那里,眼睛愣愣的盯着电脑屏幕,便对他笑了笑,转身继续她刚刚的事了,没容他还以一个尴尬的笑。

  当他再一次坐到电脑前时,心中已是一阵按捺不住的狂喜,刚刚的一个很潇傻的停留让他已有充裕的时间看清她的网名和OICQ号了。790830 a break heart 。他立刻上网把她加为好友。拒绝所有人加为好友?唉,这他到没想到,怎么办?再试,再试,再试,他连试了五次,终于,她发话了,提交申请。

  那颗破碎的心在风中已是伤痕累累,我感觉到了它的战慄。他以SHY之风的名字向她发出了申请。

  这成了他们友谊的开始,他只为她而上网。

  在网上她告诉了他那段令她break heart的往事:三年以前,她开始了她的初恋,她很喜欢一个与她同班的男孩,但那只是在心中暗暗的喜欢。那个男孩似乎也在注意着她。他们的目光总是有意无意的碰在一起,对视过后各自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将目光移开。也许是天意,终于令她等到了男孩给她的一封信,他喜欢她。她心里真的很高兴,但她很理智,她不想是因为他的一时冲动去爱,她怕将来他后悔,于是她写了一封回信,想得到他肯定的答复。对自己的事要考虑清楚再作决定。谁知第二天,他向她要回了他给她的信,并且再也没理她。她感到很伤心。几年过去了,她一直想不通这件事,他到底爱不爱她呢?也许他真的考虑清楚了吧,也许当时真是他的一时冲动吧。几年之中他们只见过一次面,还是他与他的一个朋友一起去的。然后就是写过一封信,他在信中说,当时他确是一时冲动,忘了他吧。但那又怎么可能呢,她仍然无法将他从自己的心中抹去。转眼五年过去了,他上了大学,来到了北京,与她在同一个城市。他打过电话给她,仅一次,但已完全是朋友的身份,朋友的口气了。她仍然很爱他,每一次与他联络后,她对他的思念就会加深一层,爱也多几分。又是好久了,他们又没有了联系。

  当他听到这个故事时,他觉得自己心中似乎堵了点什么东西,让他有种喘不过气的感觉,心口也似在隐隐作痛。他不希望她这么忧郁,不希望她这么痛苦。于是他给她讲笑话,聊歌坛,聊影视,聊一切可以让她开心的事她愈听他聊愈开心,他却愈和她聊愈烦闷,因为,他,爱她!他不想只限于和她在网上这样聊,他要全面地与她接触,他要用自己的爱去让她那颗已经break的心复活。好几次他想跑到对面和她说清楚,但还是忍住了。

  SHY之风:我们见面吧?!

  A break heart :我们不是已经见过面了吗?

  SHY之风:呃!我们见过吗?

  他没想到她会这么说。

  A break heart :没见过吗?那好,如果你没见过我,那你抬起你的头就会看到我了。我说的对不对?

  又将了他一军。他不得不抬起头朝对面那早已对他坏坏的笑的女孩回以一个傻笑。其实我早就知道是你了,否则,当初你连发申请的机会都没有。嘿嘿。他又是一个傻笑。

  他成功了,他把她那颗破碎的心又复原了,但他没想过,碎过的东西即使复原也仍会有裂痕。

  二、

  她从他那里使那颗受尽了伤而疲惫不堪的心得到了安慰,呵护。有种前所未有的温馨感觉萦绕着她。她沉醉于他的拥抱,那时她可以什么都不想,她的心可以轻松的安然入睡;她迷恋于他狂热的吻,仿佛只有那样她才切实的可以感觉到他炽热的爱。

  这就叫爱吗?我还有爱?我还能爱?她曾无数次这样自问,可她也无数次无法反驳的自认,她确实爱他。

  他们的爱情没有太多风光,没有太多张扬。平平淡淡的生活,成双入对的出入引来的只是令人艳羡的目光。

  他很有才华,却并不富裕,所以他无法给予她那种女性的虚荣,只是在发奖学金的日子,偶尔出去奢侈下,对此,他总感到很不安,可她却很满足,用心品味着这平静、恬然的恋曲。

  转眼到了他们相爱后的第一个情人节,他很烦恼,因为他仅能省出50元为她买一件礼物,而在如今的商品社会中,50元,又能作什么呢?情人节前一天的晚上,他独自踯躇于街头,一阵寒风吹过,他的心打了一个寒战。那四周林立的大厦,耀眼的倪虹,刺得他心痛,不可琳琅的商品,高昂的价格令他只有逃避,避开这充满铜臭的大都市。

  他转身走进一条小巷,低矮的瓦房,昏暗的路灯,和他自己一个长长的孤独的影子。他低着头,心乱如麻的漫步向前,突然,他面前闪出一个人影,着实吓了他一跳,定睛一看,原来是一个老婆婆,仿佛刚从童话里走出来的,拄着一根枯树根作的拐棍,一袭黑色的衣服,邋遢的裹在身上,一个黑色的帽子罩在头上,让人看不清她长得什么样。

  小兄弟,买把剑吧!那沙哑的嗓音在这黑暗的巷子里让人乍一听还真有些悚然。没等他说话,老婆婆已递上一把短匕首。好重!他掂在手里,仔细的打量这把剑:挺拔修长的藏蓝剑鞘形似一个一身正气的剑客,手柄处刻着一些密密的花纹,似图案又似一些奇怪的符号。正反两面各镶有一红一绿两面三刀颗宝石,像两只眼睛发出淡淡的光,注视着他,剑尾呈心形,坠着一条穗子,轻启匕首,铮。一声低沉的龙吟,那泛着柔和红色光芒的剑身呈现在他面前,剑身窄而长,色如清玉,却可以看出很锋利,透过那团红色迷雾,只见剑身上刻着心剑两个隶书字体。他的心一紧,好熟悉。刷。他回剑入鞘,那团红光也随之消失,他爱不释手地抚摸着,就像握着一个好久不见的老朋友的手。

  买下吧。它和你有缘,我只收你五十元。老婆婆仿佛看出了他的心思。仿佛知道他身上有多少钱似的。

  他像被施了催眠一样,双眼直勾勾的盯着那把剑,不由自主的将手里已攥得出汗的五十元钱递上。

  记住,好好爱护它,它就是你的心!

  它就是我的心。他喃喃的说。等他回过神来,老婆婆已消失了,仍是他独自一个人在昏暗的小巷进里,就像刚刚作了一个梦。可手中那把切实存在的剑又明确地告诉他,刚刚的事并不是梦。

  他开始后悔了,情人节哪有送剑的呢,定情信物也没在用剑的。现在身上分文没有,拿什么再买其它礼物补救呢。可当他看到那似眼睛望着他的剑时,他的心又坚定了:就是它了,它就是我的心,我就是要将我的心送给她。

  当他把剑交到她的手上时,她激动得哭了,这是她万没想到的情人节礼物,也是最特殊的情人节礼物。你的心,我会好好珍惜的。她诚恳的望着他,月光下,多了一对相拥的情人。

  她将剑收在一个小匣子里,每当她心情烦闷,疲惫的时候,她就会打开它,那柔和的红光会让她的心平静下来,就像包围在他的怀抱里一样。

  三、

  平淡之中,他们度过了两年,长相厮守,日夜相见的平凡生活磨灭了她热恋时的激情,与他走在一起,已没有那种幸福,那种冲动了,他却乐此不疲的奔波着,幸福地品尝着这份甜蜜,这让她很感动,让她感到身边总有一个在爱她,在关心她,呵护她,让她有种安定的感觉。

  好久没看那把剑了,也不知它怎么样了。她一向把那把剑看作是一个灵物。

  又是一个2月14日,满大街都被平等玫瑰包围着,浪漫的情侣似乎都在这一天出现了。他要考试,还没出现。想想这两年之中,他没给自己买过一次花,太理智了吧,太不浪漫了。她一想到这心里就会有一丝遗憾,毕竟哪个女人对爱没有浪漫的幻想呢。

  寂寞的心,寂寞的人,就在这寂寞的时刻,不该出现在人却出现了,辉,她的初恋情人。他和他、她的朋友们一起来的。他抱歉这么久没和她联系,这让她心中荡起一阵涟漪。

  老同学相聚,少不了推杯换盏,一醉方休。他们像朋友一样矜持。他却要和她一杯杯的喝,酒席还未散,他已醉了。他独自到一旁的桌上趴着,睡着了!她也悄然退席,向服务小姐要了一杯醋,坐到他旁边,送到他口边,不知怎么,看到他这个样子,她的心有些疼。来,喝点醋,醒醒酒。她柔声说。他摆摆手,又摇摇头,没说话。她静静的看着他,又忆起了以前。突然,他的手一把抓住了她的手,紧紧的握着,她本能地缩了一下手,并没在拒绝。他抬起头,还是没有睁开眼,靠在椅背上,长长的出了口气,似在叹息。他的头好像越来越重,终于,他无力支撑,靠在她的肩上睡了。

  回去的路上,她扶着他,他仍紧紧地抓着她的手不放。

  晚上,送走了辉和朋友们,她独自躺在床上,回想着今天发生的一切。噢,风怎么今天这么重要的日子没来找我?他说考试就会过来的。忽然想起风,让她有点困惑,又有些不安。

  深夜,辉打来电话,他们聊了很久。聊起了现在,聊起了从前。

  还记得以前班里的XX吗?她在高中和你是一所学校的,她向我汇报了你的一举一动,她知道我们当初的事,所以当你有了女朋友的时候,她特地向我来报告,说得很热闹,我只是装着不在意的样子听着,后来她就不在和说你的事了。她首先提起伤感的过去。

  其实,你心里很在意,是吗?

  一阵沉默过后,她幽幽地说,是的。

  其实,我一直是爱你的,我只是不明白为什么当初你会拒绝我。你知道吗,别人给我的任何信,哪怕只是一个小字条,我都会保存着,从不丢掉,只有你那封信,我撕了-----我很伤心,因为我感觉你也是爱我的,才写那封信给你,没想到你拒绝了。

  不,我只是让你让你对自己的事考虑清楚,我怕你是一冲动,我怕你会后悔,其实,那时,我是喜欢你的。

  呵,是吗?他一声苦笑原来这里面有这么大一个误会,没想到我们一错就是五年。

  也许是我们无缘吧!

  沉默了许久,他突然发问如果下次我还要拉你的手,我是说在没喝酒的情况下,你,会拒绝吗?

\

  不会。

  为什么?

  不知道。

  挂断电话,她心中一阵激荡,辗转难眠。

  风第二天找到她,满脸倦容,昨天,我都看到了,他是不是辉?!你知道吗?当我看到你在大街上和别的男人手挽手走在一起,我的心有多痛吗?我的同学看见了,问我我都不知该怎么向人家说,你想没想过我的感受?他有些激动。

  他喝多了,原谅他。她平静的解释。

  这就是你给我的理由?好,我相信你。他轻轻拥她入怀,安慰她。他对她真的生不起气来,他爱她。不知为什么,她听到这句话,心里竟有些难过,强忍着泪水没流下来。

  风走后,她打开了剑匣,许久不见,那剑竟已是灰蒙蒙的了,拔剑出鞘,那令她心静的红光消失了,变得和剑鞘一样灰暗了。

  在她的内心深处,他感到有一个遥远的声音在呼唤她,刺得她的心一阵阵疼痛。

  又一天,辉打过电话来,约她一起出去。她无法拒绝的答应了。

  路上,他突然问:我可以拉你的手吗?这次我没喝醉。说着他拉起她的手。你不觉得这样作对不起你的女朋友吗?她幽幽问。我只是觉得对不起你。他也同样伤感的回答。

  这天,他们走了很久,只为能倾心一谈,越谈她心越乱,越谈她越难以自控。

  那我现在在你心中呢。

  你在我心中永远占有一席之地。他紧紧的握着她的手说。

  这,我也就知足了。她突然有种想哭的冲动。

  陪他起等车,相对都无语,车来了,她无法抑制的哭了,他轻轻的拍了拍她的肩膀,转身上车了。她哭着挥着手沿着车走的方向跑,那一刹那,她仿佛感到再也见不到他了,那一刻,仿佛唤起了她沉封许久的心,又回到初恋的时候,那一时,她的心又只为他跳动,那一瞬间,她想与他天长地久。

  带着一双哭得红肿的眼睛回到屋里,风已在等她了,他从她的脸上读懂了一切,没有一句话,他默默的转身走了。

\

  她觉得很愧疚,却很无可奈何,她现在很矛盾,两份爱摆在她面前,她都不想放弃,她无法取舍,她不知道自己究竟爱谁多一些。

  她又一次打开匕首,剑身泛出一道凛冽的青色寒光,刺得她的心好痛,她不敢正视心剑那两个字,不敢正视剑柄上那如睛的宝石。心底那遥远的声音又一次响起,这是你的心,我会好好珍惜的。原来是自己当初的承诺。

  天!谁能救救我,我刻怎么办?她无助地向天呼喊。

  四、

  能把那把剑还给我吗?那是我的心,留在你那里已经没什么意义了。他拖着几乎要垮掉的身体,用冰冷的语调对她说。

  不,不要放弃我。在内心深处她听到自己在呐喊。双手却无力地递过那把已毫无光泽的心剑。

  他心疼地抚摸着那把剑,一滴泪悄然滴落在剑上,灰暗一扫而光,藏蓝的本色重新出现,淡淡的红光笼罩着他,轻抚他憔悴的脸庞,他断然而去,她无力地瘫倒在地上。

  一节大课上,风独自坐在了礼堂的角落,愣愣地看着那把心剑,完全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。他用手反复摩挲着剑身,突然他双手执剑,那坚硬无比的青铜剑鞘竟随着他的手形化作一个心形,同桌的女同学看到这一切吓得呆呆的,只见风冷冷的凄然一笑,这是我的心,哈哈,这是我的心。他将那心形剑鞘轻轻一按,又是一个奇迹,那剑鞘竟深深的嵌入了桌面内。风无法止住的泪水终于还是流出来了,滴落在那颗心上。他用剑尖轻轻的在那颗上刻了一行字:如果爱情有起点,那么站在起点的就是我们俩个;如果爱情有尽头,那么最后守在尽头的就会是我。当那把剑在你的心中失去光泽的时候,就是我们的爱情走到尽头的时候,也是心剑消失的时候,我也会在那爱的尽头而逝

  写完,忽地,他用力将剑刺入那颗心里,剑没入至柄。风踉踉跄跄地走了出去。

  啊,血!就在他走出去没多久,坐在风旁边的女孩发出一声尖叫,所有的人都向这边看过来。只见那汩汩的鲜血正从刺着剑的心里冒出来。快,把剑拔出来!有人大喊。于是大家一拥而上,用尽了力却谁也动不得分毫。快找风!可谁又知道他去哪里了呢。这时她神情陌然地从人群中走出来,我知道他在哪里。说着她用手轻轻一带,拔出了匕首,在众人讶异的目光中径自走了,大家赶快跟上。

  来到心语前的长椅上,风静静的躺在那里,脸上挂着一丝苦笑。她轻轻的走过去,抱着他的头,吻了一下他的额头。为什么总是在失去才知道他的珍贵,为什么我竟糊涂到不知道自己心里最爱的人是他。为什么?为什么?泪悄然滑落,滴在风已经冰凉的脸上。然后她突然举起手,在众人还没来得用阻止下用力将心剑刺入自己的胸膛,刹那间,心剑化作一道彩虹消失在天际。只留下一对相拥的恋人。

  后来为了纪念这段传奇的爱情,在这所大学的花园里建了一座石碑,那嵌着心形剑鞘的桌面被镶在了石碑上。据说,有很多情侣都来拜它,但只要有一方心存有异,那心形剑鞘的伤处便会流血,有人说这是风在流泪。

本文链接:一个灵物

上一篇:一位医生在长期行医中看到这样的无常观

下一篇:18条做人的硬道理